1011 舞蹈剧场片段+讨论:舞蹈中衰老的身体
2019-10-09 11:16
分享:

  年老的芭蕾舞者已经不具备完成标准芭蕾动作的能力,除了记忆中的芭蕾,他们还能做什么?曾经的身体记忆要如何转化为另一种舞蹈?

  从今年4月开始,导演王梦凡及其团队的创作者们,与退役芭蕾舞者曹志光、刘桂林合作舞蹈剧场项目《该我上场的时候,叫我,我会回答》。作品中,两位退役舞者将分享自己关于舞蹈的思考。通过讲述,他们各自找到了另一种舞蹈的可能性。

  2019年10月11日在北京歌德学院,两位舞者将现场呈现作品《该我上场的时候,叫我,我会回答》中的一个片段,并以此为开端,引出关于“舞蹈中衰老的身体”(aging body in dance)话题的讨论。

  在作品中担任舞蹈戏剧构作(dance dramaturg)的中岛那奈子博士首先会从不同社会下的舞蹈语境出发,梳理和评述艺术家的实践对于“衰老的身体”这一概念的拓展:其中包括德国皮娜·鲍什舞团(Tanztheater Wuppertal Pina Bausch)、法国编舞杰宏·贝尔(Jérôme Bel)、日本舞踏家大野一雄(Ohno Kazuo)等。她还将对《该我上场的时候,叫我,我会回答》中两位退役舞者的身体在中国舞蹈语境中所代表的“现代性”进行阐释,并与德国剧场导演凯·图赫曼展开讨论,这种身体意义上的现代是如何在当代中国走向“衰老”的。图赫曼也将进一步从自己的实践领域-纪录剧场出发,对上述问题进行评述。该对谈由导演王梦凡主持。

  曹志光,生于1938年,国家一级演员。1952年考入中央戏剧学院舞蹈班,师从昆曲表演艺术家韩世昌、白云生、侯永奎学习中国戏曲。1954年考入北京舞蹈学校芭蕾舞专业,由苏联舞蹈家古雪夫亲自教授。1959年进入中央芭蕾舞团。曾在《海侠》《无益谨慎》《巴黎圣母院》《红色娘子军》《沂蒙颂》等大型舞剧中担任主要角色。他编导的舞剧《幽魂梦》获羊城国际舞蹈节一等奖;与梁伦合作的《南越王》获文化部文华奖;双人舞《拾玉镯》在瓦尔那国际芭蕾舞比赛中获奖。

  刘桂林,生于1961年,国家级演员。1973年考入北京舞蹈学校芭蕾舞专业,在学校芭蕾舞团参演《舞姬》《葛培莉娅》。1983年进入中央芭蕾舞团,曾在《天鹅湖》中饰演四小天鹅之一;在《唐吉诃德》《睡美人》《吉赛尔》《红色娘子军》《鱼美人》《祝福》等中外保留剧目中担任重要角色。1996年开始在文化部文化艺术人才中心任艺术指导,组织并参加了1997年香港回归庆祝演出活动。曾带领文化部中心艺术团在法国参加中国年活动演出。

  中岛那奈子博士(Dr. Nanako Nakajima)是一位学者和舞蹈戏剧构作。她是柏林自由大学瓦勒斯卡·格特(Valeska Gert)2019/2020学年访问教授。她作为戏剧构作参与的作品包括:和艺术家luciana achugar合作的《丹空间项目·筋疲力尽的爱》(2006-07纽约舞蹈和表演奖,即贝西奖The Bessies);与砂连尾理的“The Thikwa & Junkan”项目;与王景生的《打开朋克精神!舞蹈档案盒》;与塞巴斯蒂安·马蒂亚斯的《x/律动空间》。中岛那奈子被美国文学经理和戏剧构作界授予2017艾略特·海耶斯戏剧构作杰出成就特别奖。她的出版物包括《舞蹈戏剧构作》(Palgrave, 2015);与G. Brandstetter共同编辑的《舞蹈中衰老的身体》(Routledge, 2017);与K. Toyama共同编辑的《衰老与舞蹈》(Keiso Shobo, 2019); 与R. Gough共同编辑的《关于衰老及衰老以外的》在《表演研究》发表(2019)。

  凯·图赫曼(Kai Tuchmann)是一位剧场工作者,生活在柏林和北京。凯·图赫曼所创作与参与的作品受邀众多国际艺术节,包括I-Dance 香港(2016),首尔边缘戏剧节(2017),魏玛艺术节(德国),苏黎世戏剧节(2017),巴黎秋季节日(2017),乌镇戏剧节(2018)及亚洲协会纽约总部(2018)。凯·图赫曼任职中央戏剧学院戏剧策划与应用专业,也是法兰克福音乐与表演艺术大学的讲师。他还是马文·卡尔森戏剧中心(上海和纽约)咨询委员会的一员。

  王梦凡,生于1990年,独立剧场导演、编舞。作品有《50/60——阿姨们的舞蹈剧场》及孩子们的舞蹈剧场《神圣缝纫机》,关注人的身体及其行动与我们生活社会的关系。2018年以歌德学院奖学金获得者身份参加柏林戏剧节国际论坛;同年被德国舞蹈杂志“tanz”选为全球范围内最有潜力的编舞者之一。